找艺术家  找作品  
   
网站首页 最新资讯 展会信息 艺术活动 培训教程 艺术星空 诗词歌赋
名家风采  书画长廊 精品展厅 鉴赏拍卖  艺术作品 艺术搜索 艺术机构 
艺术市场  管理制度 网站机构 

合作伙伴

建议留言 客服中心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艺术动态
 ·网站公告
 ·最近资讯
 ·艺术评论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2562
    
 客服中心
 
加盟须知
交易指南
留言咨询
 
客服电话:电话:18612895845
邮    箱:ccaci@163.com
邮    编:10012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B座27层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培训教程-何家英:人物画创作漫谈
何家英:人物画创作漫谈
信息来源:  作者:何家英  发布时间:2013-2-1 19:30:54

   大家来一趟不容易,来自全国各地,刚才问我讲什么题目,其实我想也没必要按题目讲,按题目讲特别死板。在座的各位在工作实践中都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画的不错到这里来进修。每一位画家,画的东西也不一样,内容也不一样,所以不好讲哪一块。所以,我就想大家和座谈一样,就漫谈吧!需要问什么,需要讲什么,我就讲点什么。在学校里边,搞个讲座,需要准备好多东西,系统的讲根本就讲不完,一些东西很多都是常识,大家都知道,要是系统的讲根本就讲不完。所以,就比较关心的问题,着重的讲一讲。

这里头主要包括工笔画,关于工笔人物画方面的一些问题,技法的东西也可以涉及,但是这些东西讲起来时间太长,这半天的时间根本不够,可能要分很多讲,才能把技法的东西讲清楚,但是同学问到了,咱们就涉及一些。创作方面,比如人物画创作,一些规律性的东西,一个从感受到构思到构图、小稿,然后再到放稿、制作,这一过程也可以讲,但是这一讲也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所以,我觉得不应当系统的讲,而是泛泛的讲,方方面面都涉及到,可能会讲的更生动,写意画、写意人物画也可以涉及。所以,本着根据大家的需要来讲一些东西。开始,我来的时候,说是看一看大家的画,然后提些问题,针对性的提些看法,针对性的讲一些观点。
现在,咱们既然见面了,所就先别讲。因为每次前面讲太多了,一言堂讲半天,等到快讲完的时候,就根本没有时间再给大家提问,没有时间大家交流。所以,我就想从开始咱们就交流,漫谈,不要有什么题目。
我先稍微的讲一讲。实际上,我非常羡慕你们。可能你们会觉得我们有什么可羡慕的,你们这些出了名的人是别人羡慕的对象。这些事情都得两面的说,就像《围城》一样,进去的想出来,出来的想进去。我实在是感觉到出名是一种灾难,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信息的交往十分快,不像过去那样闭塞,所以事情也多、活动也多,再加上一个艺术的商品性,经营商品画的泛滥。实际上,一个画家已经很难保留他原来的正常的创作状态,中国太大,人太多,所以当你已出了名啊,全国各地的人都瞪着你,需要你的地方特别多,比如讲课,好多地方都让我讲课,我都推了,为什么呢?要是都讲课的话,我就不用干正事了,光给别人讲,最后什么事也干不了。另外,学术的展览也多,公益事业、公益的赞助也很多,中国美协的各个科室都要搞展览,因此很多东西都要推,尤其是一些商品画。所以,一些事情特别多。所以,所谓的一些好事往往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在这样的一个负担下,作为一个名画家、一个名人真的是很不容易,很可怜。大家看到的、认可的我的那些工笔画,是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创作,那个时候我也不出名,也没有人来找我买画,出了穷以外,别的都是富有的,最大的富有就是时间的富有,还有感情的富有,感情是真挚的没有杂念的,对艺术来讲,那是一个多么需要的宝贵的时期啊!所以,我就特别怀念那个时期。
那我为什么羡慕你们呢?实际上,羡慕你们更拥有一些充分的时间,也羡慕你们能够到这样一个最高的研究机构来学习中国画,羡慕你们有这样一个学习的机会,非常可贵。所以,人的一生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所追求的是福还是祸,你所得到的是福还是祸。在每一个利益面前,金钱面前、荣誉面前,实际上,后面都夹杂着一些负面的影响,这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所以总有一天我可能真的是躲起来了,真的的沉寂几年,进入画画的状态,老是碍于面子,为别人做了不少事,自己也会获得很多的利益,但是最大的损失就是艺术创作的损失,你们会感觉到这几年看不到什么好东西,起码看不到我的新作,这是一个十分惭愧的事情。而你们却拥有一份时间的财富,拥有一份真诚,大家拥有一个氛围,学术的氛围十分的可贵,这个东西才是艺术创作的源泉或是部分,一些很重要的因素在这里,因此,大家不要往高处看,而是要踏踏实实的工作,只要努力什么都有了,自己心里高兴,画的痛快,无愧于自己,也就解决了画画的理想。
下面,我想和大家谈谈一些走向成功之路的因素。其实,我说了半天,都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每个人都渴望着自己的作品被人认可,同时在社会上能有影响,能够出名,能够在展览当中出名,都希望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这种努力它所具备的因素是很多的,最重要的因素是离不开自己的努力,这里头有一个心态上的问题,如何努力,心态是什么样的?不要指望一夜之间,一两年之间就能出名,就是不要把出名看的太重,不要急于有一个标新立异的表现,不少艺术家追求创新,追求标新立异,实际上只是昙花一现的事,可能某种点子、想法、创作会有独到的东西,但是没有一个特别深厚的过程的话,其生命力就非常的短。因此,我们还是要老老实实的从传统当中,西方艺术当中去悟道一些艺术本质的语言上的东西,才能获得一个非常扎实的属于自己的一个源,这是一个根本性的东西,这个东西就像一个数字里面的“1”,而后面的都是“0”,你可能有“10万”、“100万”,但是你从根本上你的东西没有画好,就等等于没有了“1”,后面的东西就都不存在了,因此,还是应该从我们自身上来考虑问题,起码来讲我的这个过程一直是我从我自身上找毛病的。我80年大学毕业,毕业后,我画了一副画“春廷无处无飞花”,在那个时期,这张画还是相当不错的,现在看问题还是很多的,1981年我画了“街道主任”,这张画不被社会所认可,这里面可能有一个流行的习惯上的东西。这个时候不能自弃,不能过分的去责备别人。后来。我画的“山地”、“十九秋”等作品,这两张画在第六界全国美展上都没获奖,两张画只是作为优秀作品奖。这里面的因素很多,一个是两张画同时入选,会造成票数的分散。所以,什么奖都不会得到。再加上天津的美协主席从来不会笼络评委,因此,我那两张画都没有获奖。没获奖也不能责备别人,后面再画的“酸葡萄”、“清明”、“秋明”仍然得不到别人的认可。这个时候有一个好处,就是始终认为我的画可能是还不够好,督促自己不断的努力的往深刻、深度上去努力,但是有一点决不能不自信,决不要放弃自己的努力。因为在自信这个问题上,经过的人,跌落的人太多了。因为缺失了自信,丧失了自己的努力,“邯郸学步”,这样的画家太多了。在我们上一代的中年画家尤其为甚。很多的画家本来画的很好,但是经过八十年代这个时期现代思潮的涌入,对传统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怀疑,对自身产生了怀疑,进行了自我的否定,然后放弃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不从生活中进一步去挖掘,而是单纯的从形式上去走,完全的跟着外国人走,完全的跟着小朋友走。可是人年龄大了,接受新鲜事物并不敏感,如果丧失了自己的自信之后,想和年轻人那样敏感的学习新东西是很难的,结果新的东西没有学到,旧的东西也扔掉了,十分的可惜。因此,人一个是要自我内敛,从自身找原因,严格要求自己;再一个还是要有充分的自信。这个自信并来源于顽固,并不来源于无知,并不来源于保守,而是一种宏观的认知。当你认准了这条道路,你就义无返顾的走下去,因为人的进步都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两年三年并不能够出名,需要我们经得住考验,沉得住气。想一想我为什么认准了这样一条写实的工笔画道路走?当时,我毕业之后,我面临的思潮是八五思潮——西方现代绘画的思潮。西方现代绘画对中国的艺术家来讲都是新鲜的事物,特别是在文革之后,这样一个漫长的被压抑人性的时期之后,人自然的会对西方的现代思潮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和兴趣。不光是年青人,中年人也有兴趣,因为他们觉得艺术从具象到抽象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一个人的一生的艺术归类,也是一个从具象到抽象是一个必然的过程。1982年的时候,天津搞了一个创作班,在创作班上,我们把古今中外历史的东西全是对照着来看,来学习,来领悟,等于是在画了一个历史的坐标图。综观古今中外的绘画,人类对于写实的要求在西方可能是感觉到走到头了,但是在中国还是有余地的,并不是中国画就是一个不写实的画种。我们常讲中国画是意象画,但是追求真实是人类共同愿望,这是本质。历史上的古人也在不断的从粗糙的简单的过程,进入到一个复杂的深入的真实的过程。
汉代的绘画就很简练很概括,进入晋代由魏勰到顾恺之就比较写实了,到了唐代就非常写实了,像六朝的很写实了,所以人们在不断的追求写实,到宋代绘画就非常的写实了,到了元代的写实就走到了顶峰,但是没有更深入的挖掘人的灵性、人是深刻的感情,这些微妙的东西。与西方人物画对照的话,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参照西方的东西来做到的,这样的话它就有一种极大的可读性,是在不违背中国画的规律情况下是有可能深入的,比如花鸟画,从其幼稚的时期到宋代那样高的水平,花鸟画都能作到写实,为什么人物画做不到呢?当然能做到,到明代那些肖像画有很多进入了写实的程度。更何况,有着西方这样一个雄厚的人物画的一个背景,人物画的技法支撑着,是绝对有可能使中国的人物工笔画往前再进一步。
然而,中国画是不可能完全实现写实的,因此,艺术上的语言与真实之间有着非常大的差距,所以写实只是一个表面的形式,实际上根本的东西还是要在这样的一个范围内创作出你的诚实语言来。如果你不具备一种骨架支撑、诚实语言、一种色彩体系,你完全又掉入到西方的绘画体系中。我们中国人物画在写实这条道路上,往西方靠的东西很多,比如明暗的运用,用的那么蹩脚那么机械,都不属于中国画的语言。我们并不是否定中国人物画的明暗这种语言,因为山水画可以画明暗,为什么人物画不可画明暗呢?这都是有可能的,但是怎么画?仍然是一个语言问题,需要探究的,甚至今后人物画的发展,明暗光影很可能是你唯一的突破口,关键是你画出来之后,明暗的格调把握的怎么样,语言美不美?格调高不高?但是假如说我们都是照着照片去画画的话,那个明暗画出来肯定不美,肯定是机械的。其实也不是西方的,因为西方艺术里头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并不能因为有些人画的明暗不好就完全的否定掉,所以当我看了很多这样的东西,包括对文革的绘画的方式、创作方式,一种反思都有了很深刻的认识。包括对俄罗斯的现实主义绘画的一种认识,比如俄罗斯的文学性的现实主义绘画,我们也做了一些反思,它让你的绘画承载了过多的文学性的东西,让你的绘画在说故事,它的艺术的纯欣赏性的心灵的东西不足,行而上的东西少,中国画的本身的一种的内涵的东西少。所以,当时我们都做了很多这样的分析批判,因此才有了你在世界绘画当中你的一个点,在这个坐标当中,你的坐标点在哪?你的位置在哪?将来在美术史上你会占据哪块空地?这个东西明确之后,当然是一往无前、义无返顾,不会受到很多的思潮性的东西的干扰。所以,二十年走过来,就是这么坚定的过来的,我并没有犹豫。那时侯,我跟史国良相间之后,史国良很彷徨,因为他既不想追求西方的现代思潮,又苦于没有人认可他,我就劝他要坚持下去,按着走没有问题。这股风早晚要过去,而你所具备的东西是别人所不具备的,你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你所经历的历史、苦难、老师,是别人不拥有的,很多的不拥有很多的偶然的巧合,使每一个人形成每一个人独特的存在方式、存在语言,如果你是真诚的、真实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个性,而不应该是照着一个方向去努力,因此,奔风不是学习的一个方法。看清自己、认清自己,让自己努力,检查自己这是最重要的,这是第一点,就是要社会最终认识你,当然也有很大的风险。
第二点就是参加一些大型的重要的国家型的展览是非常必要的,这个对于一个人的名声、绘画,是一个最捷径的认知你的平台。国家级的大型的学术展览是认知你的一个最好的平台,所以要参加全国性的学术展览。以前,有一种说法“真正的高人把拿奖牌看的很淡”。我并不是说你参加全国性的展览是奔着奖牌去的,但是全国性的展览却有一个很大是号召力,有很多人去看,去关注,等于是一个擂台,不管你打的好坏,别人也知道你怎么样了?就能展示你,就如时装模特在舞台上亮相是一样的。真诚的去表达自己,把自己的画拿出去给别人看就可以了。回头想想,我那两幅画至今没获奖,是件很可惜、很遗憾、很不公平的事。但又一想,获没获奖,反正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从那大家认识我了,知道我那两幅画,知道我的作品,很多人都以为《十九秋》已经获奖了,所以,获没获奖不重要,展示了自己最重要。因此,参加这类的展览很重要。再一个就是团体性的学术展览也要参加,但是团体性的展览和全国性的展览又不一样,你可能是花五年的时间画了一幅画参加全国性的展览;而团体性的展览却需要你一批画,难度远远高于全国性的展览,因为需要一批画。一批画就亮出你的功底来了,你的面貌、风格、水平就出来了,所以在小型的团体学术展览捉襟见肘的事比比皆是。尽管有些获个金奖,不管是什么颜色的,时间一长马脚就漏出来了,所以获得全国性的金奖不是唯一的目的和渠道,重要的是你从整个体系上、方向上、追求上明确了,别人对你不可小视,你的口碑就能得到传播。
然后,还有什么东西让你出名呢?你的印刷品,你就可以出书了。我们有一个老先生,叫王凤虞,90多岁了,我年年都去看他。我拿去一本画册请他多批评,老先生神志不是太清醒了,他潜意识的认为出书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所以说出书很重要,它的宣传力度比搞个展还大,因为它不消失。所以,出画册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你的画没画好可千万别出,可能会给你摸黑。所以,内功一定要在背后下。我有个老同学,上学是画的不怎么样,基础不好,但是很努力,他对我说:“什么时候你认可了,我再搞画展”,所以一定要等到画好了再出书。搞个展更重要,我到今天我也不敢在北京搞个展,因为我觉得我的写意画还没画好,除了工笔画之外,也会有人反感。作为一般的流通没有问题,作为艺术展览就有大问题。所以我不敢搞个展。因为,你目前画的小写意画并不是你的艺术追求,所谓的艺术追求还是要从生活中来,要表达人的真正的境界那才是对的。因此,在北京不敢轻易的搞个展。还一个会造成很大影响的就是拍卖,进入到商品这个渠道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的,从你不被人认可、认知的时候,到大家都认可你、追捧你的时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现在感觉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所以最不能饶恕的就是自己,作到这一点了,把好东西拿出去,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很正常的进入到市场里。当然不公平的事情还很多,还有很多机遇。你在拍卖行一拿出来,别人就需要你的东西。最忌讳给某个画廊、企业画了一百张、五十张画,千万不要让人包起来。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市场正常的运作机制,所以千万不要那样做。画价要由市场来决定,大家对你的画要有一个认知的过程,大家的心理因素特别重要,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过程。画价随大家心理因素的变化而变化,这种心理因素在画廊里非常重要,偶然性特别大。你的画的商业上的成功也会带来对你的名声的促进,因为人们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会带动更多的人关注你、瞄准你。所以,你被人认知的渠道是多方面的。认知这个东西弄清楚了,对大家发展会有很大的好处的。
我所说的是对我自然形成的一种总结,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就是你的知名度。知名度的大和假画还有很大的关系,假画对你是知名度也有很大的作用,因为你画的好,被别人认可了,自然就有人为了利益去造假画,当然对于假画我是极其厌恶的。辨证的看,假画对你的知名度还是有很大的作用,假画不同于假光盘,所以对于假画,大可不必紧张,没必要经常去打假。
大家随便提问题,大家随便畅谈。画画离不开基础,不具备素描的基础是不行的,素描是一切绘画的基础,通过素描更能使你懂得审美,什么是美、丑?懂得绘画的基本语言,这是前提。关于笔墨画的颜色如何上不是很重要,造我假画的人似乎都找到了我上颜色的秘诀。他们是在简单的进行上颜色的过程,而不注重这里面的灵性——对空间的塑造、对笔墨的感觉,这些东西他们不具备,掌握不了,所以假画永远是假画。说起素描来,对素描的认识不解决很多问题都困惑。画中国画的人对素描有一种反感,很多是画家是一种机械的僵死的画家。素描不是明暗的代言词,两者不相对等。素描是绘画的基础性手段,是绘画的前期的基础性的东西。这种基础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绘画的时候通过素描练习刻画对象、感觉、对自然事物的认知,培养你的艺术家的一种素质,而不是说我能画明暗就叫素描了,因此素描的含义太大了。二是你创作的基础,创作之前你要写生、花草图、起稿等等,这些东西都是你绘画的基础,这些东西都属于素描的范畴。素描是认识世界、认识对象的一个手段,没有什么坏处。素描解决的问题太多了,素描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的问题都能解决了,再加上你对中国画画理的认识,你的绘画就好多了。
回过头来,再说上颜色的问题,素描的问题解决了,上颜色的问题就容易多了。没有太多的想法,自然出来的语言最好。很多画家画画的时候,都不主张过分上色的,简单一抹,不过分的强调它的体积感。黄宙先生追求厚重,所以他的大画处理特别好,他重整体不重要小的得失,但是在精细微妙之处同样非常出色。黄宙在颜色的运用上非常精妙。我在绘画的时候,我先画一些暗的结构,按着结构走走,然后把局部的体积感塑造起来,那样的话视觉比较自然。绘画语言是一个带动关系,主要部位带动次要部位,以实带虚,以虚称实,然后达到虚实相生的效果。所以,你得认清你的画,哪部分是实的最重要的?哪部分是烘托别人,需要放松虚进去,没有这种感觉,你的画很难画出灵性来,所以,面面具到是不行的。我画画的时候,先把重要部位,比方说嘴唇先着颜色。其次是眼睛、眉毛。千万不要从外边往里染。我早期学西画较多,对传统的中国画几乎是没涉猎。我学速写主要是学黄宙先生的,黄宙先生的速写主要是西画的风格,他的速写大气,不仅仅计较。我学速写主要是抓住主要部位。我的素描主要是靠自学学的。所以,早期我基本上是学的西画。但是,在我心里边我一直渴望着学中国画,而不是油画。在中国画上未开垦的东西太多了,中国画可探求的语言太多了,所以我的绘画选择中国画是坚定不移的,中国画为体西画为用。所以,画中国画应当坚定。
关于个人的艺术语言,首先要抓住你的个人爱好。你喜欢什么,别要玩虚的,你要有你自己独到的建树。不能简单的看问题,要有先见之明。对旧的东西,要有自己的建树,要有自己的独特看法,这是走向自己个性的重要途径。因此,要认清自己适合什么样的风格,不要过分的机械的认识传统的东西。在画的过程中,还是要回归自然。不管你画什么东西,都要对对象的性情完全明白、完全清楚。
要从传统中悟出点东西来,不要总是停留在传统的东西上。很多东西在于变化,要广泛的吸收,通过很多东西总结出你的理来,形成你的自己的个性,自己的语言来。拿着传统当创新是一件是十分严重的事情,另外,很多山水画不注重用笔,不注重笔的表达,而是重墨的表达。但是,当今的山水画,尤其是笔墨画的发展还是很好的,还是值得肯定。对于中国画这二十年的发展,还是应当给予肯定的,不应当妄自菲薄。
 
 
[关闭]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广告刊登 | 整合服务 | 合作伙伴 | 建议留言 | 网站管理

主办:北京育儒国学教育科技中心 地址:北京望京soho塔1B座27层
电话:18612895845
Copyright © 2009-2021   7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E-mail:ccaci@163.com

艺术资讯网立足于北京,致力于打造艺术品的资讯平台。艺术资讯网愿谒诚为广大实
力派书画家及艺术机构服务,愿搭建一个专业评估、线上预展与线下拍卖相结合的最专业平台。